淹没在无限的对自己的质疑之中

好吧,好久没在这里发牢骚了。

说来真是奇怪,建了博客之后,没写几句有用的东西,反而拿这个地方发起了牢骚。

嘛。反正除了我自己也没几个人知道这个地方,更没有人会来看。

要是有一天我可以脱离现在这个状态,大不了把之前发的牢骚都删了。


公司那边,我 mentor 以及组长等几个人都跟我聊过,跟我讲表现好的话可以提前给校招 offer。

不过那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

就在刚刚,我打开博客开始写这堆废话之前,

看着手头进度迟缓的工作,在机房里迷茫地走来走去。

原本某离职员工没做完的事情,交到了我的手上。我也很感谢他们乐意把这种开发工作交给身为实习生的我。

我真的不觉得这个工作我搞不定。但是我的“不敢轻易下手”的性格让我把很多时间用在了发呆上,进度远远比我想象慢。

今天是 6 月 11 日,我很快就该期末了,这项任务所在的第二季度很快就该结束了。我连一半都还没搞定。

刚刚在机房里迷茫地走来走去的我,脑子里一遍遍地上演关于大家对我的表现不够满意,拒绝给我发 offer,让我无法在这家公司转正的小剧场。

说不定就成真了。

不过,他们批评我不够自信是一件已经发生过的事情。然而我有资格更加自信吗,我在自己身上真的找不到一点自信的立足点。

掐指一算,似乎我实习马上就满半年了,可以申请调薪了。

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申请调薪的话不会把我给调得更低了吧。


曾经,看到身边的人们开心的样子,自己也会跟着开心起来。不管是日常生活的小事,还是他们参加了某个活动、获得了某项荣誉或是别的什么东西。

后来,我心里想,真好啊我也想去。

再后来,我心想,为啥我没有去,为啥我不能去。

再后来,看到别人丰富多彩的生活,自己开始会单纯地感到压抑。

我 tm 神经病吗。

然后呢我,压抑得不行了就打开 QQ 在空间里随手发个牢骚。

后来,我好像被一堆人屏蔽了。

好像连集训队的跟我一同实习的妹子也把我屏蔽了。

哈哈哈活该。


我有时说自己好蠢啊连 xxx 都做不好。可是如果有其他人这么说我的话,我会难受好久。

至少从高中起,我就是这个样子了。

我因此是个虚伪的人吗,好像也不是。我说我自己好蠢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好蠢。我说我有某个缺点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我有这个缺点。但是如果不是从我自己口里说出来,就会有莫名其妙的打击感。

直到前不久在网上看到了个“有些人是把自嘲当作保护自己的盾牌”这种说法。

我发现,这特么说的就是我啊。

更奇怪的地方是

在那种心里十分压抑的时候,

我如果在心里默默地骂自己,骂的越狠毒反而心里越舒服。

如果是别人用同样的方式骂我的话,我大概会瞬间崩溃吧。


在那之后,有一天,从公司回来的路上,顺路的那个妹子说她打算实习到 7 月份中旬离职,因为报名了一些头条 AI Camp 之类的活动 blablabla

……哦。

「其实也算是逃避吧,我不想这么早就工作。」

……哦。

「你是怎么想的呢?你对这份实习是怎么看的?」

跟我聊这个,让我怀疑她其实并没有在空间屏蔽我。但是她提问的问题让我哑口无言。

「……你不想回答那就算了?」

……

于是沉默了一路。

逃避什么的,说真的我相信还是我更胜一筹。不过这么说有点像是那种“我对自己没自信这件事非常有自信”的自相矛盾的话吧哈哈哈

我为什么想呆在 ■■■ 呢?

是一个直觉的想法吧。一定要说原因的话,首先这个公司对我来说可以接受,然后我又是一个害怕做出选择、害怕生活发生改变的人,既然这边稳定了下来,所以就只想一动不动了。

如果说你是为了避免掉进坑里,所以离坑远点,那我就是为了避免掉进坑里,趴在坑底一动不动吧。

目的相同,但是我的方法更傻屌一点。

我对这份实习是怎么看的呢?

如果是 HR 在问我这个,我肯定要说点好话。

可是要说实话的话,我什么也没能说出来。

我真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


今天是 6 月 19 日,端午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。好吧,似乎已经到 20 日凌晨了。

有网友来北京,称为 A 吧,加上 B,C 以及我 3 个住在北京的人,4 个人玩了整个端午假期。

一切都很正常。

直到第二天晚上吃饭的时候,大家聊起了游戏,谈起了游戏的意义,体验游戏里角色的人生 blablabla

B 说起了自己的见解,自己早年如何体验了游戏。大概 A 没能有此类经历吧。

于是 A 不开心了。

A 说,我感受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,我觉得我的人生被否定了。

一瞬间,我从空气中感受到了不对劲,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完全没敢再说话。

那我的游戏人生又算什么呢。我才是这些人当中最菜的一个。

小学初中高中全是黑历史这就不提了。

那后来,每当我看到一个有意思的游戏,

「哇这个游戏好有趣的样子,可是我现在挺忙的,等我清闲一些再来玩这个吧」

「哇这个游戏也好有意思,大家都在玩,可是似乎有点贵,我现在没那么富,晚些再买这个吧」

结果呢,我从小到大,就没玩过几个像样的游戏。

就在现在,他们三个人手一台 switch,只有我没有。

他们在聊的时候,我甚至听不懂他们说的是什么,只是在一边陪笑。

我的人生又算是什么呢。

本来我觉得这都是些无所谓的事情。

可是随着饭桌上的空气中逐渐出现尴尬的气息甚至火药味,我也无缘无故地开始变得有点傻逼。

平时心里的负能量,一瞬间涌了上来。

离开餐馆回宾馆的路上,我躲在最后面,怕被人看见我在哭。

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莫名其妙就哭出来了,还控制不住。

明明他们的聊天内容并没有什么催泪要素。

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心里的迷之压抑感压住了,回到了宾馆。

4 个人玩了个节奏比较快的 2v2 的游戏。

我一时熟悉不了操作,分辨不出画面上的队友和对手。

于是我整晚都在坑队友。

我大概就不适合玩游戏。

还想着将来要创作游戏呢。玩都玩不了,创作个屁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